只管记者用最平易的话进行了“翻译”

2017-01-17 12:10

  “没措施,要不就要饿肚子”

  杨某妹跟丈夫并不晓得将本人孩子带走的“老板”姓甚名谁,也不知道这个人是“老板”仍是“中介”。

  在采访中,对于记者的发问,杨某妹很少清楚回答,记者只能一直地从不同侧面和她交谈,努力拼凑出她的生涯方法和心坎世界。对“是否信任过‘常识转变运气’”“四周有没有人通过读书考上大学而取得好的工作和收入”“是否盼望复制那些‘模范’们的人生”等问题,只管记者用最平易的话进行了“翻译”,杨某妹仍显得茫然,没有正面作出清晰的答复。

  双方也不签署任何书面的合同,仅仅口头商定,过年时“老板”把孩子送回家,到时候把钱一并交给大人。

  为了让“老板”对孩子好一点,疼爱孩子的杨某妹还给“老板”送了花生核桃,这是她当时独一拿得出手的礼物。

  15岁的韦某胜寓居在安顺市宁谷镇某村,家门口就是学校,记者到访时,学校里正传出琅琅读书声。

  这些没有太多社会教训的父母,深信“老板”会遵守当初背靠背许下的许诺。

  记者辗转找到此次事件中另一名“童工”韦某胜家里后,听到的是同样悲伤的故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