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点事件做

2016-12-24 17:17

出门前,程茂峰特地向来深圳过年的妻子交代,“不要关灯,灯亮着,妈妈就晓得,家在这里。”

有一次母亲走失,程茂峰辞了职,专门出去找。有段时间,他索性在岗厦、东门四周的桥洞下,睡了两个多礼拜。天凉,几个流浪汉看他可怜,给他让了一卷铺盖。“除了不捡吃的,跟要饭的没啥两样。”程茂峰回想那段时间,略显懊丧。

这个主意停留在了2009年正月初三下战书。

“要不把她送回老家吧。”大哥和程茂峰磋商。这些年,他们心力交瘁。在老家,母亲有两个弟弟,还有个快90岁的老母亲。或者回到乡村,种种菜、养养鸡,有点事件做,不像在大城市这么落寞。

 

那晚,程茂峰家的灯亮了一宿。

在老家,四周都是熟人,即便走丢了,随意一问,就能找到行踪。

这天,程茂峰买好了车票,第二天就动身。母亲挺开心,终于能够见到快四年没会晤的老母亲,她嚷着要去邻近超市买点礼品。

“那是我妈,我能不找吗!”

杨丽英已经不记得程茂峰那晚是什么时候回来的,或者和之前很屡次一样,基本不回来。

一个月后,母亲出院。但自那当前,母亲频繁走失。有时候一天,有时候一个星期。兄妹几人发疯一样出去找。没多少天她又回来了。隔几天,又走了。再后来,找回的距离越来越长。短的半年,长的两年。母亲在外流落的时间,远超过在家的时光。

回身之后,母亲再也没有回来。

当年登载了程茂峰寻母启事的报纸已经发黄。新京报记者张维摄